首页 天使的王座 下章
第八章
 “好厉害…混蛋…你那里…好硬…好烫…混蛋…死我了…”皇帝也在急促地呼吸着,用力抓着了安琪漾在面前的不停了起来,同时用力,不停将龙深深入安琪的当中。

 靡的体由安琪的粘汁和皇帝的共同组成,正缓缓从两人合的生殖器间飞溅开来。血往上涌,茎突突的颤抖几乎,皇帝运着体内澎湃的斗气已保持关紧闭,一面为安琪时的威猛强悍而暗暗心惊,一面又为自己淘宝好评而暗自欣喜。

 “哦…好舒服啊…混蛋,你的…你的巴太…太大了…把小了…美…嗯…啊!了…要了…”

 浑身颤抖,纤狂扭,大股水急而出,安琪的双腿毯上,户不断高头每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,混合的白浆早已了她的眼,接着又到了毯上。

 皇帝的部不停撞击在安琪坚股上,发出啪啪的声音,他再次用手牢牢托住安琪的股不断用力,而安琪则直被他得两腿发软,叫连连,房甩着感的抛物线,令坚茎不断撞击她膣道最深之处的娇柔花蕊。

 看着安琪脸上出销魂的表情,皇帝更加动,越发狠捣她的花心,顿时,在海量灼热的滋润下,又一股被他深深地灌输到安琪柔媚的当中,火辣辣地浇灌到那收缩不已的花蕊上。

 高后顿时瘫软在皇帝的膛上,安琪无力地发出足的呻。“呼…朕的天啊…”皇帝躺在那平铺与花园石板上的龙纹毯上,任由混声滚烫的安琪将她赤的雪白美体靠在身上。俊美妖异的面庞上尽显惊异,他轻轻抚摸着安琪光滑的玉背,感慨地说道。

 “你的…这些个本事,便是朕的皇后苏拉都难以比拟呢。呼…当真是…令朕太惊叹了…太足了…”安琪完全没有吭声。

 只是在不断发出足的呻而已。体内,灼热的气正从小腹不断涌向四肢百脉,一股股全身肌亿万细胞轻颤不已的酥麻舒让她耐不住地哼哼着,高后这别具一格的舒已成为多来的惯例,虽知不同寻常,却也乐得其中。

 “呐,朕的小猫咪。”片刻之后便缓过神来,皇帝从毯子上站了起来,一位男使者毫无存在感地从远方的假山后走了过来,面对毯子上依然息中的安琪目不斜视,恭敬地单膝跪在皇帝面前。

 “朕这两天要去一趟南方,你好好休息休息吧,天天给你用各种药物补着,也得适当缓一缓不是么。”

 从跪着的使者高抬的双手中拿起金色的丝绸长袍披身,就像这半个月以来一样,在自己舒服过后,说走就走了。“…”直到皇帝和一直躲在远方的使者都离开后,安琪依旧躺在龙纹毯上没有动弹。白玉般的体呈大字型将整个毯子完全占,任由自己的私处大敞四开可能被或许存在的隐藏的侍卫看到。晌午和煦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身躯上,微风轻柔吹拂,花香摇曳,鹊啼蝉鸣,自幼生活成长的园林仿若如昔。

 “呼…”终于,在觉得自己身子已经缓和得够可以了后,安琪这才缓缓站了起来,地上的龙纹毯也懒得打理,光着自己洁白柔软的脚掌,她缓缓地在属于自己的花园内漫步起来。

 没有衣服,当安琪以笼中之鸟的身份返回她在皇宫内的住宅后,整个区域内就已经不存在任何可以遮身子的衣物了,以白色大理石堆砌的双层阁楼为中心,方圆五十米内是她被划定的活动区域。

 当安琪意识到,自己这个笼中之鸟不仅已经成为皇帝的宠物,更连最基本的尊严都不存在时,她的心已经渐渐麻木下来了,赤的天使游魂般地在花园内肆意散步着。

 若真有偷窥者在远方探视,完全可以惊奇地发现,安琪赤踏地的脚掌上完全没有任何灰尘。

 小腿纤细,大腿丰,全身比例匀称线条柔和,四肢柔美而疑似充力量。金色的短发随着初夏微风的吹拂而起三两发丝,英气的剑眉为柔弱的女孩增添一副坚强气质。

 肚子火辣辣的,被皇帝入的只有些许稀汤寡水顺着大腿内侧缓缓淌出,内中华残余可以估测。

 缓缓地走着,看着不远处折了光线的空间屏障不分昼夜地启动着,安琪多来照例地冷笑一声。叶音竹,他这得是多么害怕自己逃出,才会如此周密地布下囚笼?“…伪娘!”

 低头看着自己雪白的脚趾,看着一只蚂蚁缓缓爬上自己光滑的足背,安琪轻轻嗤笑着,自然,她承认皇帝的能力十分强悍,但实际上,她却并未被足。慢慢悠悠地走回阁楼里,行到厨房的垃圾桶旁,安琪皱眉盯着里面的垃圾,里面是昨天用光的针筒,今天的还在花园的“天知道什么地方”的角落里。

 没完没了的药,一股又一股T病毒被注到体内,多下来,安琪已经明显感到了身体奇怪的变化。

 “伪娘,又扎我股。”不地用手着自己结实的翘,安琪呲牙咧嘴地朝二楼走去。总是这样,半个月下来,皇帝总喜欢把这个T病毒注到她的股里。

 “…不知道那地方都是啊混蛋!皇家导师没教过你血管在哪儿嘛!?”进屋后立刻趴在了上,但紧接着,安琪又站起来了“嗯?”她愕然地盯着头柜,盯着下楼前那里绝对不存在的一样东西。一张纸,上面用机器打出的文字写着一句话。

 “今夜,零时,卧室相会?”意义尚且可以理解,让安琪感到莫名其妙而骨悚然的是,这张纸,是怎么来到自己卧室的?这里是哪里?米兰公主的卧室?是东龙皇帝用来囚自己的鸟笼,内外被导力器发的空间力场隔绝了。

 会是谁?来救自己的?万千思绪开始在安琪的脑海内翻腾,她看到了纸片上的一个图标,好似神话传说中海王三叉戟的银色标志。不认识,身为堂堂米兰帝国的公主而完全不认识的图标,说明它肯定不是什么强大势力的代表。

 但既然能够闯入叶音竹那个男人制造的囚笼,就说明它很可能是一个秘密组织。“父皇…成立的秘密部队吗?只有皇帝才知道的,我还没有资格了解的秘密部队?就像小说里常见的那种?”

 做了一个深呼吸,安琪默默地将纸片吃到了肚子里。不能留下任何证据。***当晚,星空已经在夜幕上留下点点光斑。蝉鸣依旧繁密,花香依旧芬芳,安琪站在阁楼的二层阳台目视远方。微风吹拂着自己赤的身体,恍恍惚惚的,安琪有些惊愕地发现,自己似乎已经久违的羞涩感居然再次涌上心田。

 赤身体地待了半个月,现在有人要来就她了…“哼,便宜他了。”想当然地认为来人必然是男,安琪在栏杆上用手肘着下巴,望着夜幕下别有一番风味的皇家园林,哧哧地笑了起来。

 也许是多来的习惯,当安琪下意识地想到让一个陌生男见到自己的体时,一股灼热的感觉开始从下体缓缓涌上了全身。

 “切,在这个时候手一把?”理智告诉自己不应该在这时候闹么蛾子,但也不知今晚是怎么了,来得格外强烈。

 “嘶…真是不给我面子的身体,可恶…”月下,赤全身的金发丽人浑身红地站在阳台,双手握着栏杆,下体情不自地紧紧夹住。

 绝美的面庞上出尴尬与紧张乃至无奈的复杂表情,面色绯红,越是不由自主地扭动双腿,粘滑的汁就越是不受控制地缓缓淌下。“不正常…不对,绝对不正常…”安琪惊觉自己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了。

 这是过去的十几内一直不曾有过的经历。就算受到注药物的影响而让大增,就算夜里也有过手的精力,但今夜如此突兀的爆发却绝对前所未有。

 粘开始不受控制地从下体瘙内慢慢出,仅仅是些许蝉鸣刚刚休憩的片当,那粘滑的体便已顺着腿跟到了膝盖侧面。

 “不正常…绝对不正常…”受不了,越来越有些受不了了,安琪的不受控制地弯了下来。她双手紧紧扶在白色大理石雕砌的栏杆上,苗条的细依旧扭成了麻花,紧夹住的双腿更是在微微打着摆子。

 “好…怎么…?”身子忽的一软,她跌倒在了阳台上。一股股灼热的气息不断从小腹涌向四肢百脉,一阵阵令安琪浑身不断搐的酸麻涌向全身。

 手臂上的静脉鼓了起来,一道道血以极高的速度来回奔着,全身向火炉般滚烫,而下体的兴奋却又在不停攀上高峰。

 安琪咿咿呀呀地呻了起来,她雪白娇的身子在冰凉的阳台石板上不停翻滚着,粉立了起来,房传来怎么也忍受不了的酸麻酥,而下体的空虚感更是让她恨不得一把扑上任何雄生物,有助配的更是狼藉了下体。

 “啊…不行了…身子好热…身子…好热…怎么这么热…”没有精力去想着手,四肢沉甸甸得想要用力挥击出去。安琪软绵绵地躺在地上,只觉得自己的四肢变得无比沉重,浑身毫无力气可言。

 即便是下体瘙不断也没功夫抠挖。“呼…呼…呼…”不停地气,不停地用冰凉的阳台石板降低体温。安琪迷糊糊地望向远方,在皇家园林的尽头似乎有什么躁动,隐隐似乎有声响起。  M.ijPxS.cOM
上章 天使的王座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