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浪剑滛刀 下章
第七章 投怀送抱(全书完)
 史柱涨得脸通红,大喝一声,连跃两下,朝何全一拳击去。何全见他来势凶猛,也不敢大意,侧身敝过,双手相,二人在台上你来我往,拳脚相接,斗了二十多个来回,不分胜负。

 唐光在下不由赞叹道:“想不到一年时间,巨人帮居然出了这么一个英雄少年,能与天运门的年青一辈高手相斗这么久而不落下风。”魏南在旁也说道:“是啊,这个史柱是什么来历,去年没见过他,看他基本功扎实,确实不错。”平萍“哼”

 了一下道:“我看也没什么稀奇的,虽然他与何全斗了这么久,不过他可只有招架之功,再斗下去必败无疑,”见唐光用赞许的眼光看了她一眼,心下更是得意,笑道:“等下让文师弟也上去过两招,把那个吹大口姓何的打下去,是吧,文师弟。”

 文正脸通红,结结巴巴道:“我,我,我怕不行的。”“哼,胆小鬼!”平萍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 在他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里,台上二人打得更是烈,但下面的人都已看得出,史柱已更是吃力,步法也已凌乱,只是拼力守住而已。

 只听到何全大吼一声道:“看招,小子,”只见他左手划一个圈,右手一掌向史柱前袭来,史柱急缩双手抵挡,哪知何全左手变拳,一拳击在史柱头上,史柱“扑通”一声倒在台上,下面传来一阵惋惜之声。

 何全冷冷望着倒地的史柱,轻蔑笑道:“小子,回去再练一年,明年再来吧!”史柱用力挣扎爬起,自知不脸通红,摇摇晃晃地走下台去,只听到天运门那边传来一阵喝彩之声“好样的,何师兄,这次第一非我天运门莫属了。”

 坐在椅上的掌门丁三土不住用手厥长长的胡须,得意之情现于脸上。何全站在台上绕台走动一圈,大声道:“还有谁不服气,尽可以上来。”

 众多门派掌门知自己的弟子无人能比,均莫不作声,眼光都望着白虎门的掌门马化,马化微微一笑,略一点头示意,背后一黄衫少年闪出,一跃上台,整个动作潇洒自如,下面又是一阵喝采。

 只见他抱拳道:“在下白虎门苏中,与何兄学习两招,不过刚才何兄体力有所损耗,还望你先休息一下,待小弟战败别人再同你过招如何。”何全哈哈笑道:“刚才只是热身,有何劳累的。

 何况我先下去的话,下面还有哪个敢上?”说完眼扫四周,果然无一人有上来挑战的意愿。平萍心下不服,推了一把文正道:“文师弟,你上,杀杀他们的威风!”

 “这…”文正又看了一下唐光,见唐光并没有阻止之意,眼神中还似有期望,遂心下一定,点了点头,跳上台,抱拳道:“在下紫龙帮文正,原意与苏兄领教!”

 平萍心下一惊,本来只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文正真的敢上,心下又是担心又暗暗佩服。魏南对唐光也道:“文师弟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。”

 一直未说话的方芳这时却开口道:“大师兄,话也不能这么说,文师弟平时很用功的,说不定他能赢也未可知。”唐光内心自然是十分欢喜。

 但也不动声,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台上。台下别的门派的人可是一片哗然,有出言讥讽的“真是不自量力,我估计不用一个回合就被打下台了。”也有叹息的“看看,连紫龙帮都有人敢上台,你们啊…”也有惋惜的“这小子会被打残了,可惜了。”

 何全万没想到居然真的还有人敢上台,而且是他平时看不起的小门派,冲着文正喝道:“你这小子滚下去,想送死回你紫龙帮去死。”

 苏中却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规矩是只要是二十派的都可以上台,既然这位文兄上来,我们自要按规矩来,那何兄请你先下去何息一会,呆会再与小弟过招如何。”

 言语中根本没把文正当成对手看待。何全忿忿道:“也好,苏老弟,把这小子踢下台去,别让他在这出我们杭州门派的丑。”说着离台回座。苏中道了声“请”手掌前伸,摆出一个“白蛇吐”口中说道:“文兄,请了。”

 文正使出紫龙帮的入门功夫,上前,二人很快过起招来。这文正只是学过紫龙帮的基本招式,而这紫龙帮本是一个小帮,也没什么过人的武学密芨,本来苏中根本不把文正放在眼里。

 但是只斗了三、四个回合,发觉文正招式平淡,但力量奇大,而且防守很好,便也不敢大意,用尽所学相斗。斗了二十多个回合二人还不分胜负,台下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,唐光看着已是非常得意,暗想:“真没想到文正这小子尽有如此天份。”

 而对面的马化则是坐立不安。苏中斗了这么久,心下也是焦躁,暗想到:“同一个无名小辈打了这么久,还不能取胜,外人看来也是输了,若数招之内还不能胜他,还有何颜面。”

 想着,侧身跃开,使出自己的绝技“引蛇手”他这一招苦练了数年,已纯火如青,表面上是防守之招。

 其实内藏玄机,对方若是冒然进攻,必被他趁机反攻,一击胜敌。果然,文正不知是计,双拳朝苏中腹部击去,苏中心中大喜,腹部一收,大叫声:“着”一拳已打在文正前,若是别人。

 这一下足已让他倒地不起,哪知文正修练了“会仙真经”内力深厚,超过了同龄许多,非但没倒,苏中手臂一麻。

 顿时无力,心下惊恐,就在惶恐这一瞬间,文正一拳击中苏中,力量奇大,苏中防备不及“唿”的一下,飞下台,挣扎几下也不能站起,直到急跑来两个师兄弟搀扶着回到帮众中。

 “好!”下面喝采声四起,唐光也是乐得合不拢嘴,平萍三人也是惊喜不已,平萍惊道:“想不到文师弟这么厉害,方姐,还真让你给说中了。”

 方芳只是微笑着注视着文正。文正也暗暗欣喜,心想:“好象他也不怎么厉害啊,怎么师姐认为他们很厉害。”其实这是文正不知道了。他的这门“会仙真经”

 是一门旷世神功,故内力强劲,就算招式不济,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。正这时,只听“嘿”的一声大吼,何全一跃而上,直冲文正而来“小子,看招!”两拳夹风,向文正袭来。

 “你这人好不要脸,居然偷袭!”平萍在下面尖声叫道“你们天运门就是些这样的人吗?”

 何全两耳不闻,当时他在台下看得真切,早已看出文正内力不俗,所以想先发制人,打他个错手不及。文正见何全怒拳袭来,也不躲闪,出拳与他两两相撞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二人都身子晃了晃,半蹲马步,四拳相接互不相让。

 “不好!”唐光暗叫道,这下文正与何全变成了内力硬拼,双方都不敢先行松手,若先撤内力一方,对方内力攻入,不死也要重伤。过了好一阵时间,二人都已是大汗淋滴,文正脸色红中带白,整个背被汗水打了一大块。

 而何全则脸色发青,双腿微微颤抖,眼看就要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况,方芳对着唐光急道:“唐叔叔,再这样下去,文师弟怕有危险,你想想办法吧。”

 其实唐光何尝不心急,但自己身为一帮之主,又怎么冒然上台,正犹豫间,只见一个人影飞跃过去。

 原来此人是何全的师叔,丁三土的师弟曲四水,他在下面见情势危急,知道若再不出手相助,自己器重的这个师侄就要受重伤了。

 所以故不了这么多,飞身上台运用全身内力,把二人分开,但在这之中,对文正暗加了一道力量,何全全身一软,坐在地上,而文正则被飞出了台,摔倒在地上。在外人看来,这好似是何全内力稍高于文正。

 而何全内心却是明白,遂一声不吭缓缓走下台。平萍忙跑到文正身旁,扶起道:“文师弟,你没事吧。”文正摸了口,笑道:“没事,”这时,主台上那吴姓老人大声道:“这一场是天运门的何全胜。”

 平萍大声讥笑笑道:“他也好意思承认胜了吗!”唐光轻喝了一道:“平萍,不得无礼,”接着站起来对着众帮主拱手道:“今我徒弟被与他辈份不服的人战败了,本帮先行告辞!”说着带着几个徒弟转身就走。

 也不管背后议论纷纷。个多时辰后,师徒一众回到了紫龙帮,唐光召集所有帮众,大大夸耀了文正一翻,晚上并一同吃饭庆贺一场。酒足饭后,文正回到自己房中,刚躺下准备合眼。

 只听到有轻微的敲门声,文正一惊,叫道:“是谁?”“文师弟,快开下门,我有事找你,”“平师姐,这么晚了,你还来有什么事?”文正打开门,见平萍含笑站在门外。

 也不待他反应,一躬身进了屋内,把门快速关上,猛的一下抱住文正,香就往他脸上亲去。文正吓了一跳,急推开平萍道:“平师姐,你这是干吗?”

 平萍用手挽了挽头发,侧着头,含情笑道:“师弟,师姐长得不好看吗?”“不,不是的,师姐美若天仙。”

 “那你还犹豫什么?”平萍又一的把扑上,柔软的身子,圆的双峰紧紧贴住文正,口吐香兰道:“师弟,师姐好早就喜欢上你了,你可别伤了我的心哦!”文正正值青春年少。而且练习“会仙真经”

 对女人的触摸特别感,又有如此美人主动投怀送抱,哪得受得住,轻吼一声,抱起娇躯往自己上走去。

 【全书完】  M.ijPXs.cOM
上章 浪剑滛刀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