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浪剑滛刀 下章
第四章
 逐合上书躺下,不觉睡着了,很快,十几天过去了,过不了几天就要过年,客栈里求宿的客人也渐稀少,王荣见客人少,为节省工钱,就让另外几个伙计休长假,只留下文正一人在店里帮忙,文正倒也没怨言,每白天把店里的事做好,晚上回房运功修练。

 不过进展好似比先前更慢,只要试着运行第一层心法,又是艰难无比,所以心下好不烦闷。这,杭州大雪纷飞,路上行人相当少,直到近傍晚时,也没见一人投宿,见此情形,王荣很是郁闷,对文正说道:“阿正,今天恐是没人来了。早点关门吧!”

 文正应了一声,就去关门,当正准备合上最后一页门时,一张纤纤细手挡住了门页,文正看清了来人后惊道:“珂姐,你怎么过来了。”齐珂儿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嘻笑。

 而是面色惨白,轻轻对文正说道:“阿正,我有点急事找王老板!”在背后的王荣见齐珂儿来,早已是心花怒放,脸堆笑的走过:“啊,珂姑娘,这么大雪你还过来了,有事吗,快,快进来坐坐。”齐珂儿进店后,看见王荣,咬了咬嘴,轻声说道:“王老板,今来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是来求您…”

 “别急,别急,珂姑娘,有话慢慢说,先到我房里喝杯热茶吧!”王荣不待齐珂儿说完,很是殷勤的说道,见她沉不语,王荣笑道:“珂姑娘,别站这了,这儿冷,到我房里暖和些,有什么话也好说说,我能办到的事也就容易办到。”说着。

 自已径直往后院走去,边大声说道:“阿正,快把门关好,今天不营业了!”齐珂儿低头思索了一会儿。

 终于心意已定,抬起头跟随王老板走去。文正这时已把门关好,看着齐珂儿妙嫚的背景,一股愁怅涌上心头,轻叹了一口气,继续在店内收拾。

 今没客人,事情也少得多,很快,文正就把所有事忙完,心想到:“今再试试心法第一层看看,说不定会有所突破。”

 遂往后院自已杂房走去,经过王老板的房前里,忽听到屋内好似有人的声音,文正不觉想到齐珂儿的声音,便不由自主的站在窗下。

 只听到王老板笑道:“珂姑娘,这茶怎么样,好喝吧!”“王老板,茶我都喝了两杯了,容我把事情跟你说一下吧。”“好啊,哦,等一下…”“哎呀,王老板,你怎么坐到我这边来了。”

 齐珂儿的声音充了惊恐却又无奈。“哦,哎呀,珂姑娘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老王年纪大了,耳朵不灵,不和你坐近点,怎么听得清珂姑娘你所说是何事呢?是吧,珂妹。”

 “别,别,王老板,我听说前不久您收购了一条千年人参,哎呀,王老板别摸,求你能否卖给我,以…”“以救你那病鬼夫君的性命是吧,嘿嘿!”王荣的笑声里带着秽之气。“王老板想要多少钱,请开个价,我…”

 “珂姑娘别说钱不钱的,这样显得我两好生分,我老王可不是爱财之人,象珂妹这么漂亮的美人,就是送给你也值啊。”“那王老板是同意了!”齐珂儿的声音显得很是高兴“那您说要多少银两。”

 “哎呀,珂妹,我都说过了不要说什么钱不钱的,我老王是缺钱的人吗,只要…”“啊,王老板你干吗!”只听到齐珂儿又羞又怒的声音“别这样,这不行的。”

 文正听到里面两人似有碰撞的声音,心下一动,想推门进入,犹豫一下后,却又站着没动。“齐珂儿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”听到王荣的声音愤怒起来。

 “你若不想救你夫君的性命,你就走吧,我也不拦你。”“别,王老板,”听到齐珂儿轻微的声音“我,我,王老板到时可一定要说话算数。”

 “珂妹,你我交往了这么多年,你还不知道吗,我王某人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吗,”王荣的声音又是欢笑起来“对吗,珂妹,我一定会对你很温柔的!”“别,轻点,啊…”“是吗,你那病鬼丈夫应该好久没碰过你了吧。其实你也好想要了啊,”

 “别,别提到我丈夫,啊,啊…”听到里面“嗦嗦”的衣物掉落的声音,文正一阵面红耳赤,知道不能再在这呆久了,急忙移步走回自己房里。来到自己那破边,文正坐下运起“会仙真经”心法,前面一切还好。

 但只要试图运行第一层,马上行,头晕目眩,不得已,只好停下,脑中一下浮现出齐珂儿的身影,过一下又浮现的是姐姐文似笑似泣的容颜。迷糊糊中,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“阿正,阿正,快醒醒,”文正睁开眼一看,见王荣脸焦急的站在自己面前。

 文正一惊,忙坐起道:“老板,怎么了?”王荣脸是汗,上下两片嘴不住抖动,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不好了,阿正,你快跟我来一下。”说着,拉着文正就往外走。文正心正虽疑。

 但也没多问,跟着王荣,来到了他的房间。文正很是奇怪,问道:“老板,到底怎么了?”王荣进了自己房门后,却不继续往里,用手指了指房里那拉下帏的大,指尖还在颤颤抖动,说道:“阿,阿正,你,你过去看一下。”

 文正面疑狐的走过,用手把帏拉开一角,不由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只见齐珂儿仰面躺在上,脸色发白,眼睛紧闭,白白的双肩在被子之外,文正把手指轻轻往齐珂儿鼻下探去,好象已无半点气息,吓得手一缩,赶紧从帏里出来。

 面向王荣道:“老,老板,这是怎么回事?”王荣更是脸色惨白,问道:“她,她到底怎样,死,死了吗?”

 文正回想起刚才听到他两的对话,不由心中动怒,脸色铁青“老板,你到底对珂姐做了什么了,让她死在你的上。”“死了,真的死了?”王荣唠唠说着。

 忽然口吻缓和下来,自己走到边,边走边说道:“我没对她做什么,不会的。”接着他掀开帏,又用手往里面探了探,急道:“没,没事,还有气,我马上就去叫大夫来看看。”说着走出,冲文正说道:“阿正,珂姑娘没事。

 只是休克过去了,我马上去叫大夫来,你在这守着她,别发生意外,好吗!”文正听这么一说,心下也放缓了。

 怀疑刚才是自己没判断的真切,说道:“真的吗?那就好,老板,你快点啊,我去烧点热水啊,等下珂姐醒时可用得着。”

 王荣忙说道:“别,阿正,你在房里陪着珂姑娘就是了,等我带大夫过来后再烧也不迟,现在烧了等下水冷了也没用,”见文正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千万别走开啊,我马上就来,”说着。

 人走出了房子,把门掩上。文正坐在椅子上,见王荣把门关上后,好象听到上锁的声音,但也没在意,只是心下忐忑的坐着,时间得好象特别慢“不知珂姐现在醒了没有,”文正心里想到。

 犹豫了一下,又来到边,掀开了帏,却见齐珂儿仍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。齐珂儿一只雪白的玉手在外边,肌肤凝脂,毫无半点瑕疵,文正把手指探在齐珂儿的脉搏上,但好象没有半点跳动的迹象,心中甚惊,赶忙运用真气全神再试。

 但感觉齐珂儿脉搏好似又有丝丝颤动。文正心想:“看来要想确认珂姐是生是死,只有仔细听听她心脏还有跳动没有。”看着齐珂儿脸色虽白。

 但秀美无比的脸容,文正默念道:“珂姐,对不起了。”文正用手把盖在齐珂儿身上的棉被轻轻下拉,顿时文正热血上涌,呼吸急促,赶忙闭上眼睛,原来齐珂儿里面居然无寸缕附体,一对高耸白房跃然于眼前,文正本以为她里面至少有少许衣物,却没想到是如此景象,急忙又把棉被盖上。

 盖上后,文正才敢睁开双眼,但见脸色苍白的齐柯儿还是一动不动,遂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算了,还是等王老板回来吧。”

 便起身。哪知,这一下脚步却无法移动,文正感觉眼前一阵眼花,所见之处一遍蒙胧,齐珂儿的脸好似红润起来。

 慢慢地,嘴好象在动,再接着,这张脸又变了,好象是姐姐文在似泣似述,文正感到全身燥热,一股真气在体内窜动不已,特别是下体忽然爆涨不已。

 文正心里暗叫不好“别,千万别,我一定要控制住,我要离开,”可是这声音只在脑海里回响了一下,瞬间淹没在波涛的海之中。“啊…”文正大叫一声,两眼通红,双手用力一扯,棉被被全部掀开,出了齐珂儿美妙雪白的身体。

 原来她在里面早已是一丝不挂,而这时的文正已是一头发情的猛兽,也不管上的这个女人是死是活,着自己那早就硬梆梆的入了齐珂儿的桃花里。

 齐珂儿柔软的紧紧地包着文正那大的具,里面的皱褶强烈刺着文正,使得更是大力,全身的真气不断向这里袭来,并有部分直气随着具进入齐珂儿体内。

 经过不断的,文正的狂慢慢地平静了下来,但下身仍无法控制,而齐珂儿里面竟已润起来“阿…阿正,”听到这声呼唤,文正不由停住了动。

 却见齐珂儿已自苏醒,苍白的脸上已飞上两抹红霞,一双充雾气的凤眼正汪汪的注视着他,看起来整个人似有万般娇情、万般羞涩。猛的一下,文正全部清醒了,又是羞愧,又是慌张,紧张说道:“珂,珂姐,啊,你醒了啊,对不起,我不是…”边说边起身离开。

 这时,齐珂儿那双柔弱无骨的双手早已搂住了文正的脖子,口吐香兰,柔声道:“阿正,别离开,”说着,那娇滴的红向他来。  m.IJpXs.Com
上章 浪剑滛刀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