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浪剑滛刀 下章
第二章
 文正点点头,走进了自己的房门,躺在上忍受着腹部的煎熬,在迷糊之际,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靓丽的身影,刚开始还蒙蒙胧胧,慢慢地越来越清淅,是的,那张美丽年青的脸认出来了,是姐姐文的秀脸。

 “我这么是怎么呢,怎么出现姐姐的模样了?”文正还自恍惚之际,脑海里的姐姐居然越走越进,她那妙嫚阿娜的身姿款款摆动,冲着他嫣然一笑。

 突然,她身上的衣物消失得无影无踪,出浑圆俏的双,而柔和的身子下面被雾气笼罩,看不太清林。

 “怎么会这样,”文正肚子好象没刚才那么恶了,但是又头晕眼花,他努力摇摇头,想把眼前的幻境去掉,哪知画面不但没有消失,反而更加清楚了。

 “不行,我要去看姐姐,看到底这是怎么回事。”产生了这个念头,文正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往厨房走去。文正扶着墙壁艰难地走到厨房门口,着气叫了“姐姐。”

 文正忙忙碌碌,头也没转过来,说道:“阿正,你怎么就过来了,姐姐还没做好的,你先去休息一下,等下做好了,姐姐会叫你。文正本来还垂着头气,等到姐姐的声音后,不由抬起了头。

 却见到一幅动人的模样,文背朝着他,一身绣着小花的绿裙,紧紧包裹纤细的身子,勾勒出那圆润的部。

 随着上身因炒菜而摆动的手左右摇晃,一头乌黑的秀发随之飘,呈现出无法抵挡的惑。文正只感到呼吸加速,心脏“咚咚”之响。“不行,不能这样看姐姐,”文正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回想。

 但是无法左右的情绪又让他双眼不由自主的往姐姐那翘的股看去“不行,我要走了,我不能在站在这了。”心里虽然是这么想,但是双脚却是往姐姐的方向走去。走得更近了,马上就要挨着姐姐了,好象姐姐的体香都闻到了。

 文正强忍着想抚摸姐姐美的冲动,站在她身旁一动不动,这时文也感受到了弟弟站在身边,转过头嗔怒道:“阿正,怎么这么不听话,快,先去休息。”

 文正见姐姐转过头来,更是头脑一阵眩晕,看到姐姐那似怒非怒的俏脸,第一次发觉姐姐是如此的漂亮,文正再也忍不住了。

 体内的狂热的燥动让他瞬时理智全全无。他双手猛的抱住姐姐的细,身子也全部向姐姐,散发着热气的脸向姐姐脸上靠去。

 文突然看到弟弟脸色大变,双目圆睁的向着自己扑来,吓得六神无主,锅铲都掉到了锅里,急忙用手去推文正“阿正,做什么!”

 姐姐花蓉失的模样,文正体内的冲动更是强烈,下身具怒,把子都顶出了一个小帐篷,全身更是紧紧地抱住姐姐,具也是狠狠地顶在姐姐柔软的身子上。

 文又羞又怒“啪”的一记耳光打在文正的脸上“快醒醒,我是姐姐!”但是她这一记耳光并没有打醒文正,文正也不躲闪,眼光里似要冒出火来,嘴里发出学厚重的声音“嘿嘿”

 同时身子一蹲,左手抄住姐姐的双腿,把她横抱在。文惊叫一声,手足拼命挣扎,大叫道:“阿正,快醒醒,我是姐姐啊!”一边用手奋力打文正的耳光,文正不说一句话,脸任由姐姐打,只是一步一步的往自己房里走去。

 文已经感受情况更加不妙了,大声哭喊道:“快来人啊,爸,妈,快来啊!”哪知他们家是独门单户,最近的人家都有百丈之遥,无人能听到。

 来到自己房间里的前,文正把怀里的姐姐扔到上,不待她坐起,马上扑上把她在身下,文此时已是泪面,不住的哀求道:“不要,阿正,不要这样对待姐姐,你快醒醒啊!”此时的文正早已对四周失去了感受,眼前的女人也没认为是姐姐,体内有一股无法言述的热气要冲出,要对着躺在上的这个哭泣的女人发

 “嗞”的一声,文正鲁的开始撕扯姐姐身上的衣物,文虽拼命抵抗,但哪能阻止已红了眼的文正,很快全身衣物被撕得粉碎。

 出雪白无瑕的体,文正上衣都未,快速退下子,大的具张牙舞爪的迸出,吓得文大叫一声,又羞得赶忙闭上眼睛。

 “不要啊,阿正,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待姐姐!”但悲泣的哭喊无法唤醒已经走火入魔的弟弟了。文正直直地大的具,用双腿把姐姐的大腿挤开,对着姐姐的密处就要入。

 “快停下,姐姐就要嫁人了,这样以后怎么办啊,阿正,别,啊…不!”随着文一声凄惨的叫声,文正已突破了姐姐的防线,毫无顾忌的入姐姐的道。

 在进入过程中虽然感受到有一层薄薄片的阻挡,但也不能阻止住文正的望。文眼前一黑,知道自己十八年的贞没了,而且是被自己的弟弟给夺走了。

 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不由晕了过去。文正好象不知道姐姐怎么了,只顾着自己大肆,感受着被姐姐柔道包着茎的快

 也不知了多少下,文正感觉一股热就要涌而出,大叫一声,浓浓的尽数打进了姐姐的子里,身子一软,也倒在了姐姐身旁。

 好安静,好象时间静止了一样,只有仔细发觉屋内传来的细微的呼吸声才感受到时间的流逝。“怎么好大的糊味,是什么东西烧了。”外面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 “是啊,儿这丫头越来越不懂事了,是急着想到夫家了吗。”这是一中年女人的声音。文正姐弟的父母说话走回了家,刚刚经过文正的房门口,二人见到了里面这不堪的一幕,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文母大叫一声扑了进去,叫道:“儿!”

 文这时也悠悠醒来,蒙胧中见到母亲在旁,忍不住哭倒在母亲怀里“娘,女儿没脸活了。阿正,阿正他突然疯了!”

 文父脸色铁青,青筋暴,怒呵着冲过,一把把文正拉起,劈头就是一阵打。文正被打得睁开双眼,见到自己父亲,叫道:“爸…”“不要叫我爸,我不是你父亲,我打死你这个野种!”文父气得发疯。

 文正见到这一切,已略微记起了一点点,自己都不敢相信做出了如此禽兽之事,见如此暴跳的父亲,一边伤心流泪的母亲,和哭泣不已的姐姐,他一下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心态“打死我吧,打死我吧,”默默流泪,不挣扎也不反抗,任由父亲对他的毒打。

 一旁的文母见文正被打得可怜,心下也软,对丈夫哭道:“别打了,孩子他爸,问问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有什么好问的,打死这个野种再说,”文父口里这么说,拳脚也停了下来。

 文正见父亲停了下来,挣扎着爬起,但刚一用力,人又瘫倒在地,但仍对着姐姐哭道:“对不起,姐姐,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我禽兽不如,”接着对父亲说道:“爸,你别停下来,打死我啊,我死有余辜。”

 文父坐在椅上大口气“我是要打死你,”说着看见门后有一把锄头,但起身去拿,文母见状,赶紧冲过来,一把抱住哭道:“别,难道你真要打死他吗?我们都养了他十四年了啊!”“就是当年你不该心软,救了这个孽种,结果养虎为患啊!反面害了我们儿。”文正听父母这么一说,感到非常惑,问道:“爸,妈,你们说的是怎么回事?”文母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也不瞒你,你并不是我们的亲生孩儿,是我们在路边捡来的。”

 文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本还在泣的文也惊讶得停住了哭泣,文正大哭道:“爸,妈,你们打死我可以,千万别不认我这个儿子啊!”文父怒气未消,冲着文母道:“你去房里把那个东西拿来。”

 文母犹豫了下,还是站起身走了出去,只一会儿,她拿着一个丝绸小木盒过来,从中拿出一个丝绸小包,递给文正说道:“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发现你时放在你襁褓里的,你自己看吧。”

 文正颤颤的接过,打开一看,里面是半块玉佩,上面有精美的云雾图案,中间还有只剩一半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图案,文正心下吃惊,也有点相信父母之话,因为如此上等的美玉不可能是一个农家所买得起的。

 文父怒声道:“你这个野种,拿着这个东西滚吧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文正含泪望着父亲,接着又看了看母亲。  m.IjpXs.COM
上章 浪剑滛刀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