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的丫头叫柳晴 下章
第六章 情感的升华(全书完)
 “你的小嘴巴很人,我几乎忍不住了,现在就试试。”“哥,你竟然让我现在给你含?”柳晴几乎难以想象自己的耳朵,这要求太无理了“你的…都没有洗,而且,你刚刚还方便过。”“就是要你也尝尝哥的原滋原味。”

 “不,绝不,脏死了,我绝不给你含。”柳晴起身逃离老坑的控制,却被老能死死的按住,而且脑袋还被老坑无的拉向间,黑紫的头,再次贴在她的脸上。老坑的强迫,让柳晴刹那间感到无比的屈辱和反感,她一下子后悔起和老坑的这次会面。

 老坑的心里砰砰的急跳着,他的表情看似疯狂,实际他时刻密切注意着柳晴的反应…“你不就是等着我的巴呢么?等着它进入你的身体给你快乐么?”又是一句毫无尊重可言的话,柳晴听着,几乎想哭了。

 老坑怎么能这么过分呢?明知道我需要他的疼爱,却说出这么羞辱人的话,虽然柳晴的身体有着难言的渴望,但为了尊严,她更加烈的挣扎着。

 不过她很快发觉都是徒劳,因为老坑的胳膊很有力,而她一个女人的脑袋,根本无法摆,尤其她不停的扭动,使得又热又硬的巴,不停的在脸上磨蹭,她甚至都闻到了巴特有的气味。

 柳晴有些,身子也软得使不上力气。她太久没有接触男人了,饥渴的身体也在迫使她屈服,但心理上的被羞辱,还使她不能完全顺从。她闭上了眼睛,不看老坑,也不挣扎了,而是用手环住老坑的

 “哥,你欺负人!”好委屈的声音!听得老坑几乎想要停止下来,但老坑还是暗暗的咬咬牙说:“含住我的巴!”老坑知道这样的命令不会管用,他命令的同时,采取主动,用头慢慢的、但很坚定的撬开柳晴的嘴巴,顶进柳晴的口中。***

 柳晴对口并不陌生,但像现在这样,男人还没洗澡就让她含那个东西,还是第一次。没有感到浓重的气味,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味,也许是老坑独有的男人体味儿吧!

 但柳晴还是感到有些反胃,同时,还有些晕眩,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不值钱的女一样下。毫无理由的,这种男人体味让柳晴竟然感觉到一种久违了的安全感。唉!好矛盾啊,可能是自己太久没有得到男的滋润了吧!

 或许,是老坑太坏了,又坏又有劲儿,自己根本就抗拒不了,柳晴一边给自己找借口,一边委屈但却幸福的把那个坏东西含在了嘴里。柳晴抬头,悄悄的看了一眼让自己臣服在下的大男人,她不又是心旌一,用舌做起了让男人舒服的动作。

 而她的思绪,也跟着兴奋飘了起来,…家在银水市的柳晴,大约在半年前,发现自己的老公有了外遇。

 在她的感觉里,她的婚姻原本是很幸福的,但发现老公有了别的女人,似乎还夹杂着感情因素后,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她的婚姻。

 人们不得不无奈的承认,经济地位也决定了家庭地位。柳晴想惩戒自己的老公,她甚至也想过了离婚,但她还需要考虑的更多。第一,她娘家的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都比婆家低好多,如果事情闹大,被改变的也许不仅仅是她的婚姻生活。

 第二,她在与老公结婚前,曾经交往过男友,发生过行为。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观念里,其实这并不算什么,但在有严重处女情结的老公面前,柳晴还是感到有些歉疚,最后,柳晴还是决定对老公的出轨忍气声。

 或许经济地位和婚前行为都不是主要的原因,最主要的是,柳晴天生就只是一个不会撒泼、不够强势的小女人,她不知道如何应付婚姻中出现的严重危机。

 她没有向双方的父母和亲友透哪怕半句的苦恼,她只是用频繁的回娘家去住表达着她的不和抗议,但这种无奈的举动,对她的老公来说,反而更加自由自在了,父母对子女的疼爱都是永远的。

 柳晴婚前的闺房,父母还小心的给她保持着原样,就好像还等待着儿时的她放学后回家,那几年前她一直使用的电脑,也还安静的待在那里,似乎知道她会有这么一次伤心的回归。

 那冰冷的黑色屏幕里映出的憔悴容颜,不得不找点儿事开解内心的苦闷。于是,就像婚前一样,电脑成了她的娱乐消遣的地方,成了她认命后排遣空虚寂寞的寄托。

 就在那段时间里,柳晴认识了网路上比她大十多岁的老坑。(柳晴注解:老坑肯定不是真名,只是网名,嘿嘿。)柳晴一直是一个喜欢和年纪大一点的男人聊天的女人,她觉得年纪大一点的男人阅历多,有内涵,比她的同龄人更多了一些睿智和魅力,最重要的是,她觉得年纪大一点的男人更懂女人,更会疼爱女人。

 或许,柳晴原本就有些恋父情结。从小到大,父亲的关爱,一直在她心里都留有深刻的影子,她总是认为父亲很伟大,不论父亲说什么、做什么,都是那么的正确,即使在她犯错被父亲惩罚时,那种父亲大手有分寸的不轻不重的拍在她股上的疼痛感,都让她在哭叫中感到幸福。

 处在极度颓丧的婚姻生活中的柳晴,无疑的,最期待成的关注和疼爱。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她变得更容易敞开心扉来倾述自己,而她的情感世界中,与生俱来的童话一般的纯真和浪漫,与生俱来的善解人意,让她比现实生活中变得更加多情,显得更加可爱。

 老坑是个鬼,还是一个很敏锐的鬼,但他是个善良的男人,男人几乎个个都很,但不一定每一个都善良。(柳晴注解:是不是这样呢?呵呵。)柳晴发现,老坑很快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这个温婉人的小网友。

 那段时间里,几乎每天晚上,他们都要聊天一直到深夜,她不时的被老坑逗得咯咯娇笑,她知道,老坑在使着平生的功力向她献殷勤,极尽所能的哄着她开心,她更知道,老坑在网络那边,每夜都要掉两包香烟。

 这正是柳晴需要的…成的用心的关爱,但关爱包含很多方面,她不知道是老坑一时呆鸟,还是心机太深别有用心,她总觉得它们的话题中缺少些东西。

 而且还是她心底强烈需要又难以启齿的东西。“留人间多少爱,浮生千重变,与有情人做快乐事,别问是劫是缘。”哀怨的歌声终于给了柳晴勇气。

 在虚拟的网络中,在不必有太多顾忌和责任的前提下,柳晴有意无意的引导,终于使它们开始聊起了。柳晴透了她天生有点受的倾向,更知道了老坑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,正好会喜欢调教她这样的女人。

 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?还是老天开了眼?做有很多道具,用文字做道具,不仅柳晴不会用,连老坑也不敢吹嘘了,起初的笨拙,让两人都觉得既别扭又尴尬还有可笑,就像处男处女第一次的手足无措。

 但处男处女早晚会变成女,几次以后,别扭没了,尴尬没了,也不觉得可笑了,甚至更深入的了解了对方的喜好。柳晴认为,老坑很会挑逗女人。

 虽然他是一个很狗文作者,但把他那直接了当的描写调整一下用在虚拟的文字爱爱时,总是能把她挑逗得连舌尖都的。

 每聊一次,她总会把嘴了又,咬了又咬。在打字的间隙,两个手肘一直会不停的回来顶自己的房。股一会儿悬起来,一会儿坐下去,在椅子上团团磨。两条腿一会儿分开,一会儿并紧,膝盖不停的抵在一起

 每聊一次,柳晴总要好多水儿。情碰撞在重复中升级,望也跟着升级。当老坑终于不再足只玩虚拟的爱游戏,要求和她见面真正的做一次时,柳晴几乎要立刻答应了,其实,柳晴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,虚拟的文字游戏就像是离的幻梦一样。

 让人摸不到,抓不住,让人无法足,让人越来越疯狂。这不仅仅是望的升级,也是情感的升华,见面,真实的爱,要建立在彼此真正的需求和信任上。柳晴让老坑费尽了口舌,在她的女人心理被小小的足一下后。

 终于同意见面了…柳晴选定了地点,就在银水市郊的民俗旅游村。一次远隔千里的约会,一次疯狂的浪漫,一次人生里的不可缺憾。爱,就要做!…那个坏东西在柳晴嘴里越来越威风了,让人晕眩的气味儿,熏得她的心都醉了。

 她突然意识到,她是那么热切的甚至有些贪婪的为老坑服务着。要不要再假装反抗一下呢?柳晴在心里问着自己。如果反抗,会不会受到更过分的对待呢?柳晴又往深层想了想。下体,又噗嗤一股热。别这样了。

 好么?这只是柳晴心里的请求,在她试图后仰想从口中说出的时候,老坑的巴及时跟进,深怕被摆般的急不可待,毫无一点儿怜爱的直捅她的嗓子眼儿。呕!

 但没有呕出来,鼻涕眼泪一大把,柳晴几昏倒,不过巴适时的离了,拿捏的很好,让她死不能。柳晴呼的大出了一口气。呕!大巴又适时的捅了进去,拿捏的还是那么好,只让她缓一口气儿。

 大巴几个来回后,柳晴眼冒金星,眼泪到鼻孔,鼻涕到口里,口水沿着子,打绺了一堆。泪眼婆娑,仰视老坑。老坑脸上那牛劲儿,那过瘾劲儿,直叫她肠子都要悔青了。

 不过她猜测,她的脸现在就青了,被老坑的巴憋的。眼看着老坑提高了频率,呲牙咧嘴面目开始扭曲直至狰狞,柳晴猛的想到,他这是要我嘴里!

 才第一次,和你又不是很,就要用这么不尊重的方式放了你的这泡,我可不能让你得逞。

 柳晴做出了见面以来最坚决的反抗,而且很突然,趁老坑一个没注意,让脑袋瞬间摆了老坑的双手,就把身子向上仰倒下去。我正要,给我过来。柳晴只听到老坑一声低吼,就被揪着头发把脑袋又给拎了回去。

 她双手撕扯,闭嘴怒目,决然抗拒,但老坑自己用手动的巴,依然不依不饶的在她的脸上蹭。“啊…嗷…”从低沉到高亢再到尖锐的一声狼嚎。柳晴眼看着头爆紫,马眼处虫争先恐后的薄而出,她赶紧闭上眼睛。

 第一,十分有力,越过她的眼睛,在纷的黑发上拉出一条白线。第二,力道稍减,从脑门到眼窝,沥沥啦啦。第三,力道不济,全糊在了鼻孔上。…第N,基本无力,勉强挤出马眼。

 【全书完】  m.IjpXs.COM
上章 我的丫头叫柳晴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