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的丫头叫柳晴 下章
第五章
 等吃完回到房间,我随便你玩,你就别欺负我了。”“开始发挥女人的强项了?用软招儿哄我啊!”见到女人哀求,老坑担心玩过头了让女人厌恶,就想见好就收,但老坑对女人的突然变化,还是心存疑虑,于是他故意刺了女人一句。

 “你…我看你今天还能怎么作践我!”女人忽的又坐直了身子,亲昵状儿可怜样儿一下子消失了,摆出一副气呼呼不服气的架势来。

 “我一寻思你就是用…”识破女人伎俩,老坑正要白话几句,好好的捉弄女人一番,女人宝宝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,只好憋住了,女人拿出电话接听,喇叭声音大,老坑也能听到。“柳晴,你咋还没有回来呢,等你吃饭呢?”

 “妈,我忘了告诉你,我回我家这边了,身上的衣服脏了,我回来换换。”趁着柳晴只顾着同妈妈撒谎的当口,老坑终于把手伸到了柳晴的口处。“你说你,倒是先来个电话啊。”

 “嗯…下班时忙忙活活的,就给忘了,妈,你们快吃吧,我晚上就在家住了。”柳晴在被老坑的手侵犯的自己瓣的时候,不自觉的哼了一声,而老坑抚摸着柳晴的瓣,立感漉漉粘糊糊的,竟然得一手的水。

 “你嗯啥?咋的了?”柳晴妈妈竟然听到了柳晴的哼声。“没咋的,肚子不舒服。”柳晴这谎撒的,没出办尺远,老坑听着,几乎憋不住要笑。“肚子咋不舒服了呢?是不是要拉肚子啊?你…”“好啦,妈,我撂了。”柳晴等不到妈妈把关心的话说完,急忙撂了电话,侵犯她部的手,已经把手指头摸进她的瓣之间,不停的拨,如果再同妈妈聊下去,她害怕妈妈又会听到她的哼声。

 老坑啊,这可是要吃饭的啊,你摸着人家的,你还能吃得下吗?你摸得人家身子都软了,人家还能专心吃了吗?唉!***醉翁之意不在酒,老坑之意不在饭。老板娘又来上菜了。

 老坑对菜是一眼都不看,死盯着老板娘,下边的手指头,就像在敲键盘打字,在柳晴的上一个劲儿勾挠。

 柳晴忍着、忍着尴尬,把两个胳膊肘架在桌面上,掩盖着老坑不要脸的动作,她觉得此时自己的脸色一定难看极了。

 这时,老板娘注意到老坑和柳晴二人不仅坐得近,老坑的手还伸到了柳晴那边,她以为是搭在柳晴大腿上,就打趣的说:“看到你俩这么亲热,真是让人羡慕啊。”听到这话,柳晴的心里,一下子变得美滋滋的,身体不自觉的放松了。

 她正要回应老板娘的话,却感到裆里的手指头突然向口里面抠去,掠过道,弯曲着拐进了道,挖起里面的来,她下意识的咬住下嘴,只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,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 老坑啊,你咋这样玩人呢!老板娘可就在跟前,你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往人家的里面抠呢!要是我叫出了声,你难道就不丢人吗?更可气的是,你手指头玩着人家的,眼睛却死盯着别的女人看,你也太不尊重人家了。

 你就不能把你那的眼神收敛一下吗!你要再这样,等老板娘出去后,就再也不会让你碰到人家的身子,一下都不可以。哦!老坑你怎么还是不停的抠呢?里被你抠的好啊,你要再抠,我就不忍啦,我大声的叫。

 然后喊你耍氓…不管柳晴怎么紧张怎么难耐,老坑却是镇定自若。他竟然对着老板娘调笑着说:“我们都三天没在一起了,能不亲热嘛!”然后又扭头对柳晴说:“你看老板娘都羡慕咱了,要不要更亲热一下。”

 老板娘也继续打趣说:“三天没见就这样啊,要是三月没见你还不把老妹儿给吃了!”柳晴听了忙抢着说:“他这人没个正经,你别听他胡说。”转而又问老坑:“菜都上来了。

 你…点酒吧!”她真怕老坑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。“今个儿我喝点白的,你们这有地产白酒吗?我想尝尝。”

 “当然有啦,银水老白干,48度和60度两种,大哥你喝低度的还是高度的?”老坑扭头看了看柳晴,冲老板娘的说:“低度的吧,今个儿不能喝多了。”老板娘又拧哒出包间。

 老坑等上酒,自然不会闲着,继续摸玩儿,柳晴双手抓着他的胳膊,又想按又想拉,竟不知咋地好。美酒,佳人。都是会让男人醉倒的!

 不过老坑很坚强,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竟然把一瓶老白干都灌进了肚子里,而他的右手,甚至都没有从柳晴的子里出来过。他的神态,竟然显得悠然自得。

 柳晴在陪着老坑喝了少量的红酒后,却显得有些醉了,她已经不再反抗老坑的手,她任凭手指头在她的道里探索。

 而且,她感觉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种玩法,这让她对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,更是充着渴望,她甚至希望此时的老坑再用力些,再深入些,可是。

 这样的念头,她根本不可能开口告诉老坑,她看着老坑的眼神,已经暗含着求难以足的幽怨。“哥,不要喝太多了!”柳晴的声音无比的柔媚。

 “等不及了吧?”老坑挨近柳晴的俏脸,故意小声的问。“不是啦,是担心你喝醉嘛。”柳晴夸张的皱了下眉头。“那就不喝了。”

 老坑拧身,冲着外面大喊一声:“算账!”好像人都喜欢收钱的这一刻。老板娘只用了几秒钟就进了包间。柳晴掏钱,老坑接过再递给老板娘。老板娘接钱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的,竟然没接住,让钱掉在了地上。

 老板娘急忙蹲身捡钱,再站起来时,脸上换了一种难以捉摸的笑。“找零一会儿给你们送过来。”

 “不用,我们马上上楼休息,自己到服务台取吧!”等老板娘出去后,老坑又问柳晴:“你说刚才老板娘咋那种笑容呢?真是奇怪!”

 “是啊,我也觉得…哎呀,哥你讨厌死啦,一定是老板娘看见你把手伸进了人家的…”柳晴一想到这个茬口,竟然忘了控制自己的情绪,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度,等意识到失态时,赶忙又将嘴巴闭上了,老坑看着柳晴的急剧的神情变化,坏坏的笑着。

 柳晴摇着老坑的胳膊,柔声的哀求:“哥…你快点儿拿出来吧,都已经被老板娘看见了,你让我怎么再面对着她啊,真是羞死人了。”老坑故意叹气说:“都怪那钱,怎么就偏偏不掉桌子上而掉地上了呢?要是我的手再晚一会儿松开就好了!”

 “嗯?哥,听你话的意思好像是你…”老坑坏笑不答。“是你故意让钱掉地上的,哥,你坏死啦,讨厌死啦,我就觉得不会那么巧的,是你故意设计害我,我…”

 柳晴终于明白老坑又玩了她一次,气得俩粉拳像敲鼓一样的擂着老坑的膛。老坑让柳晴擂了几下,身子往后一躲,同时,将一直在柳晴裆里的手了出来。

 指头上黏黏的,竟然冒着热气。老坑将手举高,让柳晴看得更仔细些。这下柳晴的脸红得难以形容了,但她还是赶紧整理自己的子,以免老坑再使什么坏,让她更加的出丑。“你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?”

 “我不看,都是你的,我不看。”再次回到房间时,天色已近黑透。柳晴望向窗外,可以看到对面小楼亮灯的房间里的人影,她走到窗前,将窗帘拉好,仔细的检查是否有隙。

 她的脑子里,已经完全被情了,她急切的等待着老坑快点儿排完废物从卫生间里出来,她要好好的洗个澡,认真的清洗一下下体,她可不想被老坑看到已经一塌糊涂的样子。

 可是她心里很是担心老坑一出来就会把她按倒扒光,那可真是糗大了,一想到下体的情形,柳晴几乎要忍不住了,她情不自的将手门上。即使隔着子,热依然传递到她的手上。

 “我竟然会这样!”柳晴都觉得自己今天的情形难以想象“原来我是这么的,哦,不对,是老坑把我成这么的,都怪他,一直不停的挑逗,却又不让我得到足,他是个大坏蛋,是个…”

 柳晴心里还想骂,可是善良的她,几乎没有骂过什么人,一时竟然想不到别的什么更恶毒的字眼儿了。

 “不是小便么?怎么这么慢!”柳晴踱回屋子中央,眼睛焦急的盯着卫生间的门…老坑终于出了卫生间,但子都没有系,随便的样子,就好像是柳晴多年的老公一般。

 当柳晴要从他身边进入卫生间时,他一把拉住柳晴的胳膊。“你也要撒。”才刚刚在一起这么一会儿,怎么说起话来就这么直接呢?老坑哥你真是让人受不了啊。

 柳晴只是心里想着,并没有说出口,而是回答说:“不是方便,是要先洗个澡。”“不用,我喜欢原滋原味。”老坑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着。

 同时将柳晴拉着回到边,另一只手按在柳晴的肩膀上,几乎是强行的将柳晴按坐在上。

 “哥,别这样,还是洗洗好,卫生。”柳晴担心的情形果然要出现,她不得不撒娇般的哀求老坑。绝不能让老坑先看到,决不能。柳晴抓住,几乎做好了防御准备。

 “太长时间的准备,会影响我的兴奋情绪,还是先来吧!”老坑说着,将子一退,竟然把了出来。

 因为柳晴是坐在上,巴弹出后,头几乎碰到脸上。柳晴赶紧将头扭向一边,一一直手遮住自己的脸问道:“哥,你这是要干啥呀,不要这么急好么?”老坑扯开柳晴护脸的手,另一只手捏着巴突然杵在柳晴的嘴上。  M.IjPXs.COM
上章 我的丫头叫柳晴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