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天亮,天真的亮了吗 下章
第21章 天气依旧炎热
 等惠云出来之后,我们都上了自己的上,我觉得惠云既然觉得自己怀孕就不可能对我隐瞒,难不成她想给我一个惊喜?“老婆,你是不是有些事情隐瞒我了?”我就这样直接开门见山地说。

 “啊?”惠云被我这样一问,还真有点愣了,她低下头,有点刻意回避我的眼神:“没…没有啊!”“你还说没有,我在厕所里面看到了一没有用过的验孕,别告诉我那不是你的。”“啊。

 其实那个…”惠云不知不觉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:“其实那个还没有验,说不准的。”羞涩的姿态令我觉得她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女人。

 “那也无所谓啊!老婆,你这个惊喜可不比我的差啊,其实你早就应该跟我说嘛!那今天晚上就别做那种事情了,乖,快睡觉。”

 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无比兴奋,而惠云却从我说穿她用过验孕之后就一直是一副无奈的表情,我以为她是受宠若惊了,所以也没有多加理会。

 …早上,我还是按时回到学校,基本上准备的工作都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等学期开始。毕竟还有几天就开始新学期,我们这些教师先是拿到新学期的教科书,也要开始备课了。

 正当我想离开之际,发现回来的时候不在的浩哥现在已经在保安室了,便上前跟他打个招呼。“浩哥,早啊!刚才不见你,你去哪里呢?”“早啊,苏老师。我刚才去方便了一下。”浩哥把笑容一沉,立刻换成了阴沉的神色。

 他这样令我想起他还有关于我的事没有告诉我。“浩哥,你昨天不是说过有事情要告诉我的么,到底是什么事啊?”

 本来昨天很辛苦说服了他,他才愿意透,但是今天的他不知道怎么的又继续守口如瓶了。“浩哥,到底什么事啊?你告诉我好么?我自己的事情应该是我自己处理好了,你不必替我担心的。”

 可惜的是,他依然闭口不说,这令我骤然失去兴奋的心情,如果一直这样追问下去的话只会徒增大家彼此的尴尬。

 既然浩哥不愿意说的话,我还是不要继续问了,我想他要是愿意说的话,自然就会说出来的。我本想离开的时候,他就把我叫住了:“苏老师,其实我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的,不过要是不告诉你的话,又好像对你来说有点不太公平。”

 浩哥说对我不公平的时候,我已经有一大堆的疑团充斥着脑海。“但说无妨。”“嗯…”浩哥稍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深呼吸了一下,继续道:“其实严格来说是关于你太太的。”

 “哦?惠云她怎么了?”“就在你走了之后的第二天晚上,我们到酒吧喝酒,那个时候大家都表现得十分兴奋,所以都喝了不少酒。

 回到酒店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表,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吧!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,便各自回答自己的房间。潘先生也跟我回到了房间,但是过了不久之后,他就自己出去了,当时我也喝了不少酒,因此便没有多加理会。

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左右,便听到隔壁传来了吵闹声,所以我被吵得睡不着,就起来打开门,偷偷地瞧瞧到底是发生怎么回事。

 我看到潘先生双手抓住你太太的双手,至于说些什么我就已经忘记了。没过多久,他就跟你太太一起进去你们的房间了,我当时还以为自己有幻觉,就自己回到上睡觉。

 到第三天的早上,我发现潘先生从昨天晚上就一直没有回来。过了一会,我听到隔壁传来门的声音,然后房间就打开了,看到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我就问他昨天晚上哪里睡觉了,他说跟其他男教师出去喝酒了。

 不过他身上穿的是睡觉的短袖衣服,而且仔细看的话,衣服上有点淋淋的感觉,而且身上有一股香皂味。要是出去喝酒不可能还带香皂味是吧?不知道是不是他出去找小姐了,之后从那里洗澡回来也不好说。

 “这个时候不知不觉,我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。要是他说的话都是真的,那么根据他所说的,我当然知道潘先生去找的并非是小姐。

 而是那个我十分熟悉、曾经发誓会照顾她一辈子的人。我继续听他说下去:“反正对于他的事情,我这个外人也是没有权利可以干涉的。

 第三天,我们去的是海洋公园,我记得很清楚,因为去的时间比较晚,所以走得也比较晚,快乐的时间通常都是很快就过去的,一眨眼就天黑了。

 海洋公园因为暑假的关系,就搞了一下叫什么暑假闹鬼的主题吧,其实就是一些鬼屋之类的东西。我跟校长当时就没有去,而我们的教师也是那个时候分开各自行动。我跟校长聊了一阵子就打算四处走走,但就在一间鬼屋的旁边看到两个好像是潘先生跟你太太的人,因为可能那个街灯坏了,没有点亮,我无法确定,但看身形男的真的跟潘先生一样高。

 他们一会走进了草丛里面,我本来想追过去看看的,但是已经发现不见了他们两个的踪影了,等到集合的时候,他们两个才姗姗来迟,而且都气,不知道是不是跑过来的。

 那天晚上没有玩得昨天那么晚了,但是大家都好像刚刚当过苦力一样,大家都呆在房间里不动,唯独潘先生一直看着时间,似乎在等什么一样,我就跟他说我先去睡觉了。

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,他就出门去了,但听声音好像是隔壁的开门声,但是当我开门的时候,隔壁已经把门关上了,但是我肯定那是你太太的房间…“

 还没等他说完,我就已经听不下去了,本想立刻离开,然而下半身却不让我这样做。心里对他们两个所做苟且之事反感,但是此时的却顶着牛仔,就这样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。

 但是因为得不到适当的释放,所以十分难受。“苏老师,你没事吧?不好意思,都怪我自己多管闲事。”“不,不管你的事。

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,谢谢…”想不到短短十几分钟的描述,可以令我的心情有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变化,我已经把所有愉快的事情都抛诸脑后了。

 回家之后,我重新回到厕所,翻出那个本来将要用的验孕,把子一下子就光,然后又从惠云的衣柜里翻出一条鲜红色的蝴蝶结绑带式内。把验孕放在我眼前的化妆桌上。

 然后用那条内着绷得难受的茎,不停地上下套,脑海不停地中想着惠云跟潘嘉乐出轨的情景、不停地想着惠云怀上潘嘉乐杂种的情景。

 由于那条内的质感很好,而且加上我也是到了兴奋的极致,当我把进内的一瞬间,我发现那种偷窥偷情的快很快涌现在眼前,也发现了原来我跟惠云之间的生活已经开始变得无味无趣。

 而打从意识里渴望得到的却另是一种龌龊不堪的望。不久,开门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,惠云带着启行回来了。

 我望着这个有可能在我背后出轨的女人,心里又爱又恨。恶的心态已经完全控制着我的思想,一下子就想到了一连串如何令惠云更加容易出轨的计划。***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得特别快,一年之中最炎热的那几十天一眨眼过去了。

 9月份的课也已经开始上了几天,因为校长考虑到我下个学期要去教育局的关系,知道我一定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,所以把原定我要教的毕业班交给其他老师,而我则任教高一。尽管如此,但是我还是觉得比之前的任一个学期都要觉得忙碌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个暑假发生了很多事情,导致到我根本没办法去处理和准备。

 本来以为新学期没有太多工作,可以多点陪陪惠云,但是为了自己的事业,却不得不要跟校长和那些教育局的领导吃饭,每天晚上回到家里都已经超过10点。

 惠云知道我最近辛苦,也没有半点怨言,她每天工作都很累,下班又要照顾启行,可以说得上是劳心劳力。

 正因为如此,我只能够暂时放下了让惠云出轨的望和计划,专心一意搞好自己的工作,而惠云照顾我之余,也努力做好老板给她的每一份工作。尽管我们各自都彼此为了自己的工作而奋斗。

 但是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枯燥。暑假之后,天气依旧炎热,每天经过楼下的自行车管理处都感觉头上都有一种被烧焦的感觉,所以惠云提议大家都有时间的话就去一次泳池,这样不仅可以给炎热对身体带来的负担得到舒缓,也可以释放长久以来彼此之间工作上沉重的精神压力。  m.iJpxS.cOM
上章 天亮,天真的亮了吗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