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姿纪事 下章
第13章 闻言软语
 “璇玑恃强欺我诸多同道,我教弟子出外游历修行每多受,分明已入道。”殿内众修开始历数璇玑门的不是,如何伤人夺宝,镇打骂等等众说纷纭,其中不乏诬蔑嫁祸之词。

 “各位道友或多或少都吃过璇玑的亏,我门掌教也觉得璇玑渐气焰猖狂,于是才有了整合诸位同道,共商围攻璇玑之事,有了诸位的联合,尽管璇玑如中天,我们都将其下来。遏制璇玑,卫道正法。”巫门长老木恒发话。

 “遏制璇玑,卫道正法!”众人齐道。“最近我门掌教在积极联合葵月、轻音两门,有他们的协助,我门这次遏制璇玑之事,相信成功在望。”

 众人听罢,眼内光强烈闪现,虽然他们明面上热情高涨,但谁都明白,要遏制璇玑,单凭巫门和主殿内的所有道门,不能说一点胜算都没有,至少要付出莫大的代价。

 但是能联合魁和轻音两门就不同了,三大道门联手,就是把璇玑反转也未尝不能实现。如今听见木恒长老的话,顿时众人都信心大增,甚至有些人已经在幻想收获胜利果实的情景了。

 “那实在太好了,闻说轻音门的轻风妙音抑扬大阵,专克各种攻击阵法,葵月仙宗的仙葵幻影阙炸开金,有这两门大法,加上贵门的巫云开天斧,要冲破因璇玑万年积弱期的开天七斗护山大阵,岂不如同敲鸡蛋一般,哈哈…”众修大笑附和。

 “弟子回来之时恰逢葵月的纪可儿,与之斗了一场道法,发现她竟好像并不清楚葵月仙踪对此事的态度。”裴思思道。

 “太一仙人自非常人,当懂得如何取舍。倒是我知道你与云宗的傅磊有情,他这人在你们年轻一辈中也可算得上是一个人才,可以的话把他拉拢过来吧。”

 洛苍岚向裴思思说完,稍稍偏过身子对殿内众修士道:“大家对于这次璇玑之行有什么想法建议的,都可以说出来。”

 众人于是有条不紊地表达着各种说法,主殿内不时响起附和之声。…距离西域万里之外,葵月门所在的月峰八十里以南,茫茫群山之中,纪可儿身背着包袱,正朝离开月峰的方向缓步而走,身旁跟随着一个秃顶驼背的老者,自然只能是魁了。

 由于太一仙人毅然斩情,整顿风气。纪可儿尽管无耐,却不得不离开葵月门。凝望岳峰,回忆过去十余载时光,失落之攀上纪可儿完美无瑕的玉容上,为那绝世风姿增添一道哀伤,更显飘零。

 “师妹,如今作何打算。”沙哑之声无故响起,是魁的声音。纪可儿听到魁提问,旋即把失落之情一收,回复优雅之态,徐徐而道:“入世修行,暂定于杭州。”

 忽然纪可儿仿佛感觉到了什么,抬头向朝阳方望去,魁见此亦随之望去,却什么也没有看见。“师妹是发现了什么吗?”纪可儿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,却是略带惬意的向魁叹气道:“可儿连累师兄了。”

 “师妹此言差矣,我这人望太多,本来就不是修仙成道的材料,如今跟随师妹下山,或许会另外遭遇大机缘也不一定,况且…况且…没有师妹在的宗门,我也待不下去。”

 最后一句,魁说得异常坚决。“师兄的心思,可儿自然懂。这里是灵隐匿阙的最后三卷,是玄一师伯吩咐我转交给你的,师伯叫你先别急着修炼,待修为更进一步,方能研习下去。”

 “师傅他…”魁感激地接过卷轴,望着月峰方向郑重地扣了三个响头。“师兄也别太难过,于修为有害,”停顿了一下,又道“可儿那里了,劳烦师兄了。”

 纪可儿边说边牵起裙袍一角,微微抬起洁白玉腿于袍外。见到此情形,魁岂有不明白的道理,顾不上说话忙俯身跪下倒背双手,把嘴贴上开始玉腿。

 他沿着大腿往上,很快就把一尺长舌伸进裙袍,轻易的抵达逢,原来纪可儿道裙里竟然是空白一片,连亵都没穿。

 “师兄等下先到西湖,找好厢房,我去见一个人,随后便来给师兄一点赏赐。”这“赏赐”二字听在魁耳内,如像仙界之门打开,愉悦之瞬间悠然面上,更卖力地逗着纪可儿的三寸秘境。

 这里十万大山延绵千里,凡人难进,因此也不怕被谁人看见,两人就这样大模大样地在山间干起这档事情来。就这样过去半个时辰,两人分开,魁朝西湖方向隐匿遁去,纪可儿则朝着朝阳的方向,化成一道白影腾空飞走。

 白影飞行二十里,在一个终年覆雪的万丈高崖降下,高崖之上早已站着一名赤身体的男子,漠然望着白影飞遁方向,似乎也在等待着纪可儿的到来。

 男子全身蒸汽萦绕,仿佛如此严寒的天气对其一点效果都没有。不仅如此,他的每一寸皮肤,每一筋肌都散发出熊熊的刚之气,仿如太阳。

 单单是他身上的这种气质,就可以让世上所有的女子为之着。这男子便是秉承天地两仪气运而生,元气运的承受者,没有名字,直呼为“

 纪可儿从白影中飘出,已是一丝不挂,走近男子身边摆出像合,又像修炼般的姿态在一起,当男子的进纪可儿户的时候,一副犹豫太极图中双鱼图案的光环并发而出,把二人包裹其中,泰,旋动不已。

 “惊蛰之,卫道整编。以巫山为首,令诸多道门,遏制璇玑一事,你可知晓?”于鱼光环中的纪可儿发问道。“我只知整合,让絮的两仪之气顺归天道,道门间的争斗我不想管。过两天,我要到璇玑一趟。

 “男子的声音低沉有力,如像木上按钉,透漏出一股不可维妮,刚匹炼之感。“你不是说如继承元之气的只有我,裴思思,妃羽音么,莫非璇玑当中,也有继承者?”纪可儿略带惊讶的道。

 “我身为,自然对有种不可莫名的感召。元,本来我只想从你们三人中选择其中一名归一。

 但是裴思思纵,妃羽音矜持贞烈,都非理想之选。唯有你,不趋不慕,不抑不拒,心自然,甚合至理,只可惜你对整合,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我唯有上璇玑,寻天道。”

 “哦?璇玑有人还比我更合适?”“不知道。”这样的回答令纪可儿无耐之极,她对于眼前这个秉承纯气运的男子,还真说不上是什么感情,有爱恋,有嗔怨,有有恨,有羡慕和妒忌,也有藐视和不,种种感情汇聚到一起,多情若无情,仿佛跟他时聚时散都符合天地定律一般。

 …自然,一切都无比自然!就在此时,图案光芒大盛,鱼、鱼互相融合,释放出浑圆一体的气息。高崖上终年不化的积雪慢慢融解,出彷如坚石的崖面,欣然翠绿的草芽破壳而出,图方圆百尺内的枯树从新长出枝叶。

 光芒到处,焕发无限生机。鱼相溶过半,却突然遇上莫大的阻力,原本浑圆无极的状态蓦然受阻,光芒渐渐减弱,直到消逝。

 “还不是时候,你我都需更进一步体悟天心,方可把两道合二为一。”男子依然一贯的漠然神态,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让其心中产生一点涟漪。与男子的漠然不同,纪可儿却是一脸的无所谓,徐徐站起。

 “啵”道与分离的一刹那产生了一声轻响:“我还有事,后会有期。”随后重新化作一道白影,离开了高崖。男子望着离去的白影,漠然的面上竟然产生了一丝变化,也不知道是可惜还是不舍。

 魁早早就来到了杭州,找了西湖边的一间厢房住下,眺望着西湖正在寻味着纪可儿口中的“赏赐”二字,正浮想联翩之际,厢房门“吱呀”一声推开,纪可儿风姿卓若般的走了进来。

 看着纪可儿走近自己身边,靠在窗台上遥望着窗外景致,如仙般的容貌近在眼前,尽管魁无数次的观看过纪可儿的容颜,却依然毫无抵抗力的不得不狠狠地咽了一口。

 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空蒙雨亦奇。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西湖景之美,自古便夺得一众文人雅士的诗词歌颂,好比人间仙境,然而在纪可儿面前,却要哑不少。纪可儿的美,并非用诗词就可形容。

 修行高如十大道门掌教,太一仙人这种冠绝穹苍,不在天地中的大人物,都抵挡不了纪可儿的吸引,曾与其发生过的体关系比任何人都多,几可称得上年年月月,昼夜不分。

 仙人尚且如此,更何况如今不可相提并论的魁。他虽然帮纪可儿清理户无数次,但每次都得背拷双手,如同受牢狱之人,处处受到牵制。

 况且他非常明白,无论他如何卖力讨好纪可儿,纪可儿都是一直拿他如同一件道具,并无半点感情,就像人每天拿着扫帚扫地,却不可能对一把扫帚产生感情一样。

 如今情况不一样,魁此次跟随她下山,明显感受到纪可儿对他有一份歉意,至少算是产生了一丝情感。再加上是“赏赐”自然就是与以往的不一样,甚至可能得尝多年来的夙愿…“师兄的心情好像比这西湖的景还美,遇上什么好事呢?”

 “我…”两人咫尺相近,魁嗅着纪可儿如兰吐气,闻言软语,一时竟沉醉得回不上话。纪可儿看着平时伶俐无比的舌头竟然纠结成一团,怎么也说不上一句话得魁,温柔的微笑了起来。美人一笑,摇曳生姿。万种风情,无限眷恋。要说刚才魁还能结结巴巴的说出一言片语,如今便完全痴呆了。  m.iJpxS.cOm
上章 仙姿纪事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