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艾萨拉往事 下章
第20章 又说起情话
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做这个。以前不少女人在他半强迫的要求下第一次为自己口时,都会带着些屈辱或者厌恶的表情,他知道“那里脏”

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做呢?他不知道,或许是因为她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了他,他只是想回报一些什么而已。他只是想着,她不脏,哪儿都不脏,她那么美,就连那儿都美得让他有些窒息。

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那美丽的花园,两瓣嫣红的花瓣娇羞地探出头来,似乎已经因为刚才的爱抚而润了。没有异味,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清香。他屏息着吻上那朵花蕊,当他的一碰到那片娇,她就紧张地伸出手来,紧张地揪住他的头发。

 头皮上传来一阵轻微地刺痛,他开始生涩地亲吻起来。花瓣就像她的樱,开始慢慢张开,他试探着用舌尖去探索花径的深处。

 似乎品尝到了一丝甘甜与粘腻的汁,舌接触到的都是火热与柔软。用牙齿轻蹭着花瓣间的那颗蓓蕾,他听到了她的娇提高了声音,也变得散起来。

 “哎哎…呀!”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,双腿也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脖子。他的手再次伸向她的前,开始挑逗那双美丽的房。

 在这样的夹攻之下,她很快到达了顶峰,绷紧了身子娇媚地呻了一声,紧接着就是他熟悉的痉挛。他贪婪地着那股甘泉,等她渐渐地平息了下来,他才起身看着她。

 她也温柔甜蜜地回望着他,眼睛里装愉。他微笑着低下头去轻吻她的,这次她伸出手去,轻轻地握住了他。

 那里早已经滚烫坚硬,她生涩地握着他导向自己的花园。刚才的花使得花园一片泥泞,他毫不费力地缓缓送进她的深处。

 熟悉的紧窄和火热又一次包裹着他,他开始轻轻地动起来。这一次她抛开了羞涩,热烈地合着他,美丽的眼睛始终温柔而深情地看着他。

 这次是前所未有的烈,他的息,她的呻,伴随着急促的撞击声在车内在一起。他虽然控制着自己的动作,但身心的快还是没能让他坚持更久。这次没带套,当他剧烈地息着想要退出她的身体时,她却突然伸出双腿紧紧地揽住他的

 一下子控制不住,他又一次在她身体内爆发了。两个人滚烫的体在她深处融合在一起。他们依旧是搂抱在一起,直到情平息,良久,他略带歉意地直起身来:“对不起,又到里面了。”

 她微笑着看着他,没有说话,只是用清澈的眼睛告诉他:“没关系。”两个人相拥着坐起,又依偎了很久,才终于恋恋不舍地穿上衣服。她轻声问道:“什么时候走?”“还有半个月。

 不过明天我就要去做准备了…”“真的急的。”她微笑着用手指梳理着凌乱的秀发,眼睛看向窗外:“那我不能送你了。”“嗯…”他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“那你出国了还玩魔兽吗?”“可能玩的少一点,真的要好好念书了,不过,我每天都上来看你。”他赶紧道。

 “没关系,你安心读书,不用念着我。”“那怎么行,你是我女朋友嘛。”她微微的笑了一笑,顿了顿:“那你过去会换号码吧。”“嗯,我一换号就给你打电话。”“好。”

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会,他突然一把紧紧地抱住她:“我每年都能回来两次,回来我就找你!很快的,过几年我读完了,等我回来,我、我、我…”

 他突然僵住了。是啊,回来,然后呢?娶她?不可能。父母的意思很明显了,就算高攀不上林小姐,也绝不可能允许他明媒正娶这么个穷姑娘。他没跟父母提过,因为他知道提了只会自讨没趣。那怎么办?像母亲说的那样“养她”?

 不行,绝对不行,怎么能如此亵渎她。她扬起眼睛,清澈的目光略带一点期待地看着他,他更加慌乱起来,终于蹦出了几个字:“我们再一起玩魔兽!”

 她的目光难以察觉地掠过一丝暗淡,但是他还是看到了,心里一阵剧痛,他正想再说些什么,她却开心地笑了起来:“好啊,到时候再一起玩。”说着重重地亲了他一下。

 他歉疚地低下头,她搂着他的脖子,尽力安慰他: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“晚上就要回去了…”“好,那再带我转转吧。”“好。”***无论多么不舍,分别的时候终究是到了。

 当他在暮色中将车缓缓驶离小村的时候,看着倒视镜中她俏立在小桥上的身影,终于两行热泪夺眶而出。紧接着就是忙碌的半个月,当他茫然若失地站在机场大厅时,看着父亲牵挂的神色和母亲悲伤的泪眼,只能尽力安慰他们。

 不论穷还是富,父母总是父母,他想。转念又想到远方的她,她现在在干什么呢?昨天她就说了,今天她们那里要消防检查,又要放一天假,她会去哪?

 和谁一起玩?吃什么?有没有想他?离愁别绪占据了他的心房,突然父亲站起来向一个人,他这才看清楚,是林小姐。“我爸说让我来送你。”

 林小姐还是那么冷淡,虽然这段时间见过几次面,她已不再想第一次见面那样冷漠,但始终保持着一种令人心寒的距离,但是他只能忍气声地陪着笑:“哎呀,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竟然劳动林姐来送我。”

 “没事,反正放假在家也有时间。你第一次留学,有什么想问的没?”“暂时没有,谢谢林姐。以前每年也出去玩一两次呢,这次也有人带,那边也安排好了。”“哦,那就好。

 祝你一路顺风。”林小姐伸出手来,虽然那手上还是戴着让他非常不的白手套,但他还是虚伪地笑着伸出手,和林小姐握了握手。

 林小姐和他父母也握了一下手,点点头,走了,这时张博士拿着他们的机票走过来:“林总,林太太,我们该进安检了。”母亲一下子哭出声来,父亲赶紧搂住她,对张博士道:“交给你了。麻烦你点心。”声音也有些哽咽。

 “放心放心,少爷年轻有为,您就别担心了。”张博士的恭维让他又想起了那些树和猴子的故事,可是世界就是这样,他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。

 有钱好办事,当他踏上那块陌生的土地,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。张博士带他安顿下来,他第一件事就是办了一个电话号码,拨通了她的电话。“我到了。”

 他微笑着,想象着她俏丽的面容。“啊,太好了。住下了吗?天气怎么样?吃了没?…”她一个接一个地发问,让他根本没有回答的机会,只能笑着:“哎,好好好,都好都好。你上班了吗?”

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:“没呢,要停几天工。”“怎么回事?”他隐约听到话筒那边传来一阵女人的泣,赶紧问道:“谁在哭?”

 “哦,是我们老板娘。”她的话音一下子低落下来:“我们这消防检查,消防局的说违反规定,要罚很多钱,还要改造一下…”

 “哦…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她倒主动说道:“没事…我们老板说吃一堑长一智,下次注意就行了。就是我们老板娘心疼罚的那些钱,一直哭,我在这陪她说说话。”

 “嗯,是,下次注意就行。”“那我今天先不跟你说了啊。”她放低声音,不好意思地笑道。“嗯,嗯,陪你老板娘吧,我也去休息一下。”“好。”

 不管怎么样,新生活还是顺利的开始了。他开始强迫自己去学点东西,毕竟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很高,而且还有将来的担子。幸好这里他不用翘课玩游戏了,每天晚上他上线的时候,她正好上班,两个人还是能在艾泽拉斯世界相聚。

 年轻人适应很强,他很快习惯了国外的生活,开始心期待第一个假期。冬天终于到了。一放假他就心急如焚地赶回国,计划第二天就去看她。到了家,父亲和母亲问了半天的话,最后父亲冒出来一句:“明天你带小雅去我们厂看看。”

 “啊?”犹如一头冰水当头浇下,他顿时呆在那里。“我们厂已经开始试产了,小雅也正好放假回国,该叫她去看看。你们年轻人一起去比较好。”“啊,啊,啊…”他大张着嘴巴,心若寒冰。***“对不起,我明天有事,不能去看你了。”

 他闷闷不乐地给她打了电话,她也很失望:“哦…”两个人沉默了一会,还是她安慰他,然后开始扯到别的话题,又说起他们的情话,可是他始终高兴不起来,第二天一早去接林小姐的时候也黑着脸。林小姐还是老样子,两人一路上几乎没说话。  M.IjPXs.Com
上章 艾萨拉往事 下章